差生方一凡很自由,优生英子却管教过度,透过《小欢喜》看教育观_娱乐频道_

随着《小欢喜》的热播,剧中三组家庭的教育观也开始频上热搜。

此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以三组家庭为代表,描绘了当代中国存在的非常典型的几种教育方式,几乎是整个社会群像的缩影。

就像中国青年网评的,《小欢喜》就是通过70后父辈和00后子女两代人的双视角,展现了四十年间时代和观念的变迁。

父辈思维模式下“学以谋生”的志愿填报原则,逐步被“千禧一代”勇于追梦的更多元选择撼动。

非常真实和细节,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

而其中,被讨论最多的两个孩子,就是方一凡和乔英子。

这两人的成长模式背后,隐藏的其实是另一个问题:学习和快乐,到底哪个更重要?

这个问题是近年才在国内被大范围讨论的,换到20年甚至是10年前,这个问题都不存在。

80年代出生的人,父母大都是五六十年代的,那个年代的人刚刚走过吃不饱穿不暖的岁月。

读书对他们来说,是唯一且奢侈的精神粮食,是贵气的。

90年代出生的人,父母大都是七八十年代的,彼时他们已经解决了温饱,所谓饱暖思淫欲,读书自然也就成为了普通老百姓的共同追求和基础炫耀。

读书至上,其他都变得不再重要。

至于快乐,那更多的就是属于千禧年孩子们的东西了。

尤其是在90后体会过高考的痛苦、受过父母的压迫之后,社会上也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快乐童年的重要性。

社会的飞速发展,导致“快乐”——这种在50年代人看来极其矫情的东西,成为了我们这一辈人在教育孩子时必须面对和思考的一课。

或许也正因为是这样,当网上发起关于更想成为什么样的孩子,以及更想进入哪组家庭时,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方一凡和方圆家庭。

因为他们代表的,正是我们这一代人最看重的:快乐。

剧中饰演方一凡父母的是黄磊和海清,这组家庭是典型的开明式教育家庭。

夫妻俩教育孩子秉承的原则就一个:尊重孩子的想法。

尤其是黄磊饰演的父亲方圆,这个人物其实是属于典型的中年废柴+无欲笑佛。

整天乐呵呵的,遇事不慌不忙,和比自己混得好、已经当上区长的老同学偶遇了,也不感到自卑,最多感叹一下人生无常。

完了还能给自己找一堆心理安慰,洗脑自己眼前所拥有的,已经是最适合自己的了。

总之人生态度就只有一个:乐观积极,只看好的,不看坏的。

当然偶尔也会为生计范畴,但相比平常人时刻紧绷着的那根炫儿,黄磊就显得柔软许多,也出世许多了。

所以他培养出来的孩子,性格活泼开朗,不爱钻牛角尖,也不压抑自己。

尤其在面对高三生活时,压力感就比同龄人小了许多。

这种小孩一般和父母的关系都会比较健康,社会人际关系也比较良好。

剧中的两个细节就很能说明问题:

第一个,是方一凡和季杨杨在学校闹完事之后,两人一起在老师家长的面前检讨。

这段季杨杨和其父季胜利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双方还动了手。

当季胜利一巴掌打到季杨杨脸上的时候,方一凡的第一反应,不是对“敌手”季杨杨幸灾乐祸,而是赶紧上前劝阻,告诉对方父亲打人是不对的。

而后又告诉季杨杨,写检讨书讽刺父母,当众不给父母面子,稍微有些过分了。

一个小细节,就反映出了方一凡的懂事与成熟。

与季杨杨缺爱的成长环境不同,方一凡这种在爱里长大的孩子,心态一般都比较健康,就算平时皮了一些,但在真正遇到事的时候,是非常拎得清的。

他们不偏执,不自怜自卑,也不会刻意去把问题扩大化。

这种孩子在面对生活问题时,是很有性格魅力的。

所以看这段时,我们对季杨杨这个角色,有的顶多就是心疼,但对方一凡,却多了几分欣赏。

第二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桥段,是方圆摊牌自己失业的这段:

父亲失业了,孩子又正值高三,补课费、学区房的房租等等,都是需要用钱的地方。

所以夫妻俩为了不影响孩子学习,一直没有告诉他们失业的事情。

摊牌的这段,恰好又遇上方一凡闹着要艺考的时候,但夫妻俩没想到的是,摊牌之后,孩子突然决定不艺考了:

因为意识到了饭碗的重要性,在追梦之前,得先脚踏实地地把自己喂饱。

能在如此大的事情上做出自我牺牲,说明他懂得站在父母的角度想问题。

这世上的孩子千千万,能在做孩子时期就为父母想的,却没有几个。

所以这段一家三口拥抱的戏还上了热搜,许多网友都表示被感动了。

当然了这种“放养式”教育法,也经常会面临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教出来的孩子,成绩好坏几乎全凭运气。

孩子是个好孩子,但能不能静下来心学好功课,就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了。

就像方一凡,从剧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几个孩子当中,他是性格最讨人爱的。

相比季杨杨,他没那么叛逆,更乐意和父母谈心;相比英子,他对待生活更有勇气也更乐观;相比林磊儿,他更机敏,也更懂得为人处世。

但如果要比学习,他就是让人恨铁不成钢的差生了。

油皮油脸、巧舌如簧,常常都能给自己不如意的成绩找出一百个借口,所以方一凡也会给人一种不务正业、玩物丧志的感觉。

在小视频成名之后,开始有了明星梦,就开始满心想着去艺考了。

这样的梦想未免来得太过突兀和虚幻,让人难以信任。

毕竟对于许多尚未接触过社会的孩子来说,他们并无法分辨,一时兴起的冲动,到底和真正的梦想有什么区别。

而如何去帮孩子分辨这其中的差别,就成了新一代父母必须要面对的难题。

这时候,另一条更为普世和保险的路,就成了大部分父母最受用的选择了:学习。

其实直到如今,读书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这句话,依然是许多人的共识。甚至在未来的很长一段岁月里,这条共识都不会改变。

所谓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在人类可以获取知识的更高科技的方法被发明出来之前,读书,依然是最笨拙、也最直接的途径。

《小欢喜》中英子的妈妈,显然就是这一理念的忠实信徒。

这对母女的戏,常常让人看出年度惊悚剧的味道。

当沙溢询问陶虹,女儿是不是必须考清华、北大的时候,陶虹给出的答案就很确切:是。

在她看来,这是孩子唯一的出路,即便是这个社会已经变得多样化,即便大家实现梦想的方式已经各有相同。

但读书,依然是她的执念。

所以乔英子从小就承受着来自母亲的巨大母(ya)爱(li),乖巧听话,刻苦上进。

这种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一般都是外人看来令人艳羡的优生,自己说来却一言难尽,因为被管教过度了。

就像剧中的陶虹,就在和海清聊天的时候,表达了这一困惑。

在外人看来,英子是一个理想的女儿。

但在陶虹这里,自己的女儿却连心里话都不愿意跟自己说。

从剧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来,看起来最为乖巧听话的英子,实际上和母亲的关系却没那么近。

英子的乖,其中更有一种胆怯。她既懂事,又自卑;既渴望自由,又缺乏勇气。

在长期的压迫之下,甚至会培养出一种受虐感

比如这段:

英子和妈妈吵架之后,发现妈妈不再管自己了,反而变得失落和焦虑起来。

但在这种极端情绪里反复切换的后果就是:失眠、更焦虑、甚至抑郁。

这种病态症状,在众多中国孩子的身上都曾发生过,所以英子跳桥的这段才能冲上热搜:

甚至有网友极端表示,希望英子真的跳下去,再被救上来,这样对她妈的冲击更大,才能真的改变家长的想法。

可是真跳下去了又有几人能再救得上来?

这种极端想法,不过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威胁甚至惩罚父母罢了。

这样的评论能登上热评,足见同类型的教育问题在国内有多普遍。

像英子妈妈这样的家长,他们强势、自我,看似尊重孩子的想法,其实只是把自己认为好的,强加到子女头上罢了。

电视剧对英子家庭的呈现其实是美化过的,现实中这样的家庭,父母常常都伴随着激烈斥责、辱骂,甚至家暴的一面。

而在这种极端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多半都曾在抑郁或伪抑郁的病症里煎熬过。

《小欢喜》中还有一个角色,很值得我们思考:刘静。

在刘静这里,似乎是没有叛逆期这个词的。

其实在几个孩子里,季杨杨表现出来的叛逆感是最严重的,但面对季杨杨的一系列“作死”行为,刘静一向和蔼和宽容。

她很懂得尊重孩子的想法,顺着孩子的鳞捋道理。

也因为她的平等对待,英子才和她成为了忘年交。

在刘静这里,孩子好像变成了平等的个体,而不再是一个单纯依附于大人的附属品。

其实回过头来想想,叛逆期这个词到底是如何来的?

说得不好听些,这个词本来就是带着偏见与傲慢的。

人因为长大懂事了,有了自己的主观认知和行为意识,而不再像是傀儡一样地顺从于大人,就要被定义为“叛逆”,未免显得大人们太专制了。

当然也不是说一切事情都按照孩子的想法来就是对的,毕竟年纪和阅历摆在那里,一个走过的桥比我们走过的路还多的长辈,必然有着比我们厉害的地方。

而且归根结底,不管父母做什么,初心都只是为了孩子好。

所以代际沟通,最重要的还是相互宽容和尊重。

不管时代怎么发展,教育观如何变化,都改变不了亲子之间相爱的事实。

所谓的进步的教育观,大概就是学会在这个过程中尽量减少摩擦,或减少会造成不可逆伤害的摩擦,然后共同成长而已。

杭州二手房价格略有回调,降幅大多在5%以内

观望4个月没下手 心仪的房源降了30万元 今年4月,张女士想买一套融创河滨之城的二手房。当时她看中一套90m2的房源,房东意向价格在550万元左右,几乎没有还价余地。而在去年下半年二手房行情下滑时,类似户型、位置的房源成交价格连500万元都不到。由于价格超出心理预期,张女士最终没有下单。 最近,张女士告诉记者,转机来了。张女士从中介处了解到,河滨之城90m2的房源价格降了不少,不少房东给出30万元左右的降价空间。记者查询了透明售房网的成交数据,河滨之城房源近期的成交价较上月有5%到10%的跌幅。 张女士还说,中介经纪人告诉她,可选的房源也多了不少,所以她觉得下半年价格还有下降空间,打算继续观望一段时间。 张女士对于二手房市场的直观感受,从市场数据可以找到端倪。8月以来,截至8月21日15点,杭州市区(含富阳不含临安)二手房共成交4419套,继续呈现下滑趋势。另一方面,二手房挂牌量却不断增加,截至8月21日,二手房挂牌量已经突破了8.8万套,破10万套指日可待。 成交量缩水,挂牌量与日俱增,有不少房东迫于压力,不得不一再降低售价找寻买家。 事实上,从7月二手房价格涨跌数据来看,市场已开始呈现下行趋势。以需求最为旺盛的单价区间在2万~3万元/m2的小区为例,7月有成交的小区中价格下跌的小区比上涨的多了15%,而6月时这些小区下降与上涨的数量还基本保持在平衡状态。其中主城区价格下跌小区已接近上涨小区的两倍,下滑趋势明显。 据记者的不完全统计,杭州不少区域,如下沙、市中心、三墩、西溪等热门成交区域的不少二手房都有了约5%的跌幅,高的甚至达到了10%。 购房者不断压价 房东为成交只能让步 博弈的天平逐渐向买家偏转,购房者观望情绪浓厚,且砍价越来越大胆。 我爱我家绿洲花园店的黄店长告诉记者,随着挂牌量的增加,房东压力加大,在价格上也只能一再让步。黄店长表示,其门店所在的区域范围内,近期二手房的挂牌价格较上半年约有了5%的下调,最终的成交价则下跌了约10%。 黄店长表示,最近的一单成交具有代表性。一位和平小区的房东,出售一套面积为113m2的房源。该房东最初的挂牌价达425万元,但一直难以成交。由于和平小区的挂牌量较大,约有70套左右,不少购房者仗着可选余地大而不断压价,于是房东的心理预期也开始直线下滑。 黄店长说,该房东计划在8月出售房源,9月去参加新盘的摇号。因此在急售的前提下,最终调整总价至395万元,并赠送一个车库来促成成交。黄店长表示,在和平小区,车库资源非常稀少,一个车库的市场成交价可以达到30万元。这样算下来,该房源的最终成交价仅为3.2万元/m2,而和平小区在透明售房网上的签约均价为3.6万元/m2,差距颇为明显。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荆海燕讲了一个案例,一位来自下沙碧桂园小区的房东,自7月开始出售自己82m2的房源,挂牌总价为235万元,尽管看房的人络绎不绝,但始终难以成交。近日,终于有一个购房者愿意接手该房源,但提出了非常苛刻的付款条件:签约2~3个月才能支付首付。而这意味着,房东大约在半年以后才能拿到完整的房款。 荆海燕表示,由于挂牌量大,不少房东遇到了这样的窘境,不得不对买家作出让步。 唯独名校学区房暂时不受影响。我爱我家采荷门店的凌店长表示,采荷学区的二手房价格没有太大的变化,只要市场没有太大的波动,一般来说学区房不会受到影响。 购房者观望情绪变浓 二手房整体均价或小幅下滑 我爱我家数据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下沙、三墩以及未来科技城三个区域的数据,显示这三个区域内的客户大部分已处于观望的状态,还有不少客户看跌下半年的市场。 而由于新房申领预售证的速度不断加快,也对二手房购房者造成了分流。 荆海燕认为,目前二手房市场受到来自土地市场限价的压力,以及新房市场的分流影响,形势不容乐观。荆海燕表示,据其团队的预测,二手房挂牌量将在11月突破10万套,届时房东的压力将进一步增大。按照这样的预期,二手房价格将继续下调。 我爱我家品牌总监周包军持不同看法。周包军认为,挂牌量增大对于市场来说必定会有影响,但影响程度或许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严重。另外,就目前二手房的价格来看,去年上半年才是最高点,与那时相比,现在大多数房源的价格不算特别高。因此,周包军认为,接下去二手房价格即使出现回调,幅度也不会很大。“从当前的数据来看,近期二手房成交量与成交价格也还没有出现去年下半年那样断崖式的下跌,在买卖双方的心态均较为理性的前提下,市场或许会向更为稳定的方向发展。” 双赢机构总经理章惠芳也认为,新房与二手房价格的倒挂差经过去年下半年的调整后已经缩小,市场相对平稳。就目前来看,市场的自住型需求占据主导地位,下半年如果没有出现政策或经济大环境的变化,二手房价也将保持平稳,不会像去年下半年那样大幅下滑。章惠芳补充,在杭州“双限”政策下,楼市的预期本身就发生了变化,以往那种“今年不买房,明年买地王”的心态不复存在,买卖双方的预期已经回归理性,这也对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起到了保障作用。 吴佳怡